菜单导航

“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在鄂爾多斯博物館開幕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25日 22:23:45

原標題:“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在鄂爾多斯博物館開幕

  9月19日,由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內蒙古自治區文物局和鄂爾多斯市人民政府主辦,內蒙古博物館聯盟和鄂爾多斯市文化和旅游局協辦,內蒙古博物院、鄂爾多斯博物館聯合內蒙古黃河沿岸七盟市十余個博物館,共同籌備的“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在鄂爾多斯博物館開幕。

  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黨組成員、文物局局長陳永志,鄂爾多斯市政協副主席馬嘎爾迪,自治區文物局博物館處處長侯俊,內蒙古博物院副院長付寧,鄂爾多斯市文化和旅游局黨組書記、局長趙子義,鄂爾多斯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長王聿慧,鄂爾多斯博物館館長李銳和內蒙古黃河沿岸七盟市博物館館長或代表,各博物館和鄂爾多斯市文化和旅游局各單位干部職工以及部分觀眾參加開幕儀式。開幕儀式前,主辦方組織嘉賓觀看了沿黃七盟市博物館文化創意產品新品發布。

“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在鄂爾多斯博物館開幕

  嘉賓參觀沿黃七盟市博物館文化創意產品

  綿延萬裡、奔流不息的黃河,自古以來就是人類繁衍的沃土和文明的孕育之地。在黃河從上游進入中游的“幾”字形區域裡,為黃河的河套地區。這裡北越陰山與廣袤的歐亞大陸草原比鄰,南隔黃河與鄂爾多斯高原接壤,東與黃土高原相望,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的戰略要地,也是亦農亦牧的人類家園。從蒙昧的遠古時代開始,這裡就是人類活動的重要區域,誕生過考古學上著名的“河套人”與“河套文化”。進入文明時代,這裡又成為中原農耕民族與北方游牧部族交流、交往的前沿陣地。秦漢長城的雄偉身姿至今仍蜿蜒屹立,草原民族的“無字天書”——岩畫尚歷歷在目,歷代戍邊士卒留下的遺跡、遺物不時呈現在我們眼前……民族的交往、融合與文化的碰撞、交流成為這一區域的常態,為瑰麗多彩的中華文明輸送著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提供著豐厚的文化滋養。

  展覽旨在深入挖掘內蒙古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講好黃河故事,進一步加強內蒙古黃河流域文化和旅游高質量發展協作。此次展覽匯集了內蒙古黃河流域各個歷史時期的精品文物300余件套,通過多元文明的匯聚之地、文明交流的牢固紐帶、多民族融合共生的家園三個部分,用歷史發展的眼光審視歷史時期內蒙古黃河流域的歷史發展變遷,結合歷史器物、遺跡及文獻資料,以圖証史,充分展示黃河在內蒙古地區的獨特魅力。展覽按歷史文化發展脈絡,全面梳理、展示這一地域古代文明的流光異彩,揭示北方草原在中華文化形成過程中所做出的杰出貢獻,詮釋中華民族古老文明多元一體的歷史真諦。

  涓流匯聚、奔騰東去的黃河是中華民族寬廣胸襟、百折不撓的精神象征。在黃河流經內蒙古草原這一區域裡,從史前人類生息繁衍的宜居之地,到原始農耕、獵牧文化的出現﹔從北方青銅文明的曙光,到雄偉長城的建立﹔從中原王朝與匈奴部落聯盟的博弈,到漢唐戍邊將士的開墾耕耘﹔從遼宋夏金元到明清時期農牧交錯、時農時牧的經濟形態,到清末民國以來中原農耕民族的北上開墾,引黃灌溉。獨特的自然地理條件、歷代勞動人民辛勤勞作,造就了這裡農牧交錯帶的地域經濟和人文環境,也成就了其文化多元、共融共生的人文特色。流傳千古的昭君出塞、文姬歸漢、木蘭從軍等千古絕唱與悲壯史詩,正是多民族交流融合,攜手發展的真實寫照。

“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在鄂爾多斯博物館開幕

  此次“黃河從草原上流過——內蒙古黃河流域古代文明展”的推出,是內蒙古把握時代脈搏,響應國家黃河文化保護的積極動作,也是著眼於內蒙古黃河流域的文明特征、講述我們自己的黃河文化故事的有力舉措。相信以農耕文化與游牧文化融合發展為精神內涵,以黃河文明、草原文明多元融合文化為抓手,建設內蒙古的文化事業,促進文化和旅游的大融合。

  據悉,此次展覽將持續三個月,到12月19日結束。(杜鵑)

(責編:劉穎穎、丁濤)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