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画出古文明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0日 06:51:33

  

□新时报记者 徐敏
  从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5世纪,拥有着3000年繁华的地中海城市文明一直吸引着无数学者为之着迷。巴比伦城市的空中花园究竟是何种面貌?庞贝古城确实经历过高度繁华的城市文明吗?法国建筑师、考古学家让-克劳德·戈尔万的这本《鸟瞰古文明》是一本特殊的考古笔记,它由作者精心绘制的130幅地中海古城复原图集结而成。读者可以跟随作者以苍鹰的视角看尽古地中海世界的繁华,触摸远去的地中海城市文明。

手绘古老城市的真实面貌  这本《鸟瞰古文明》,其实是一名有着卓越绘画才能的建筑师和考古学家,绘画和写就的一本有关地中海城市文明的考古笔记。
  让-克劳德·戈尔万是法国的建筑师和考古学家,他和他的团队从事专业城市复原图绘制工作30年。那些曾经在人类历史上出现并繁华过的城市究竟是什么样子?这本《鸟瞰古文明》收录的就是作者绘制的130幅古代城市复原图,定位是“重现地中海文明”,选取的时间节点从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5世纪。涵盖的城市众多,巴比伦、迦太基、雅典、特洛伊、罗马等众多历史名城均在其中。
  如果以今天的思维想象数千年前人们的城市生活,最大的困难和最容易出现的错误不是古代人的活动本身,而是他们活动的场所。失去场所的活动很快便脱离了我们想象的控制,背景的缺失让一切陷入失序,美妙和谐的图景转化成或滑稽或丑陋又失去连贯性的碎片。从这个角度来看,古代城市复原图的重要作用便是让人们回到现场,用想象力带着肉体,亲身体验历史。比如克劳德·戈尔万笔下的这幅约公元前600年前的巴比伦复原图。巴比伦位于幼发拉底河东岸,是古代近东最大最有名的城市。这幅复原图中,作者着重复原了著名纪念性建筑物的外观,呈现出古代城市中心地带的可能样貌。
  读者最关心的一定是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克劳德·戈尔万在图中特意标注了空中花园最可能的位置和外观:图中描绘了种植着大树的一层层露台,这些露台经过充分的灌溉,由拱廊支撑,并以倾斜的通道相连。即便如此,作者依然严谨地标注:关于空中花园,目前仍缺乏考古学方面的证据,他们只能根据建设者的意图和当时的建筑技术,描绘其“想象图”。至于其他可考的元素,比如城市面积10平方千米,中央耸立着的3层城墙,中心地带有边长为1.5千米的四边形区域,则都按照真实而精准的比例画出。
  这也正是克劳德·戈尔万一直坚守的原则:复原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根据有明确证据的结果进行复原。在他看来,古城市的复原是一次深刻的学术研究,是对无数既有资料进行比较研究,以合乎逻辑的推论得出论断的过程。这样才能呈现出复原对象历史上最有可能的实际样貌。

地中海城市文明灿烂过的佐证  克劳德·戈尔万与其团队绘制的这些收录在《鸟瞰古文明》中的城市复原图,不只是在考古和建筑资料的基础上仅完成“绘制”的工作。在每一幅手绘城市文明图像的文字说明中,作者除了对城市的前世今生进行简单介绍外,也旗帜鲜明地在涉及考古争议的问题中表达了自己的站位和观点。
  比如本书着重介绍的在埃及历史上有过辉煌历史的亚历山大港。一直以来,学术界有部分人不承认古地中海文明中曾经有过亚历山大港的存在。他们的依据是根据地质研究结果,认为亚历山大港所在的位置是一片汪洋湖海和一道沙洲,不具备修建城市的地质条件和经济价值,连最起码的淡水水源都在50公里以外。
  克劳德·戈尔万用更详实的考古资料佐证了自己的观点。早在公元前25年,曾逗留在亚历山大港的罗马历史学家斯特拉波就已经在《地理学》一书中,对亚历山大港进行了详尽的记录。当时亚历山大港的城市面貌足以让今天的我们震撼。亚历山大港深受希腊风格影响,有着井然有序、呈现棋盘状的道路网,甚至为了让从城市北方吹来的风吹散夏季的暑气,城市的建筑都经过精心的整体设计。特别是完成于公元前280年的亚历山大灯塔,高度超过100米,并且持续使用了约1700年。由此,作者甚至绘制出详细的能看到宫殿和花园的公元前1世纪的城市景观。
  至于庞贝古城,如今人们基本认定其存在,但仍有不少人在质疑其规模。克劳德·戈尔万经过严谨的考据和复原,证实了古代史记载并非言过其实。庞贝古城当时拥有温暖的气候、丰饶的土地、名门的丰厚财力,维持了近700年的繁荣。庞贝在罗马时代已经发展成为古地中海地区著名的休闲娱乐胜地,各类高档别墅、音乐厅、公共浴池、角力场应有尽有。这种繁荣一直延续到公元62年2月5日和公元79年8月24日——在这两个日子,位于城市北方的维苏威火山出现了两次大爆发。
  对于考古学者来说,可以从这本《鸟瞰古文明》中看到既专业又丰厚的地中海城市考古资料;建筑学家则可以了解曾经出现过的凝聚着人类智慧的建筑和城市。而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了解一段人类历史上曾经繁荣过的地中海城市文明,唤起人们对历史和古文明的敬畏,恐怕也是作者的目的之一。

历史面貌中的芸芸众生  除了复原城市图像,更难能可贵的是克劳德·戈尔万在书中呈现出开阔的历史观,他认为历史不仅仅属于帝王将相,更属于芸芸众生。“历史中的城市不仅仅有都城、重镇,也有着边境据点、乡野小镇。”诚如克劳德·戈尔万所言,所以他绘制的这些古代城市复原图中,不仅有帝王宫殿、神庙,也有籍籍无名的小城、村落,甚至普通人家。
  比如埃及的“戴尔麦那地”,它甚至不是一座城市,只是约存在于公元前1200年前后的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曾经是营建及装饰皇家陵墓的“陵墓工匠团”劳工所居住的地方。当时为了避免有关陵墓的构造与陪葬品的消息外流,绘师与雕刻师、石工住在村子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并受到严密监视。这个村落起初只有大约60间房子,随着时间的推移,“陵墓工匠团”得到扩充,极盛时期有1200人住在120间房屋里。
  克劳德·戈尔万忠实地绘制下了这一时期的场景,细致到村落的入口、主要干道、劳工居住的南北两个片区、甚至包括在繁重劳动中去世的劳工的墓地。后来,法老们更换了墓地位置,这个劳工团体失去了继续存在的价值,村子也就逐渐衰微并且消亡。这个村子的消亡远没有诸如庞贝古城的消亡那样在历史上掀起波澜,作者却也以开放的历史观和平等的视角绘制了这些不起眼的众生曾经生活过的场景,记录了磅礴历史中微小的一面。
  塞提夫在阿尔及利亚是一座不起眼的城市,它曾经是退伍军人殖民地,极盛时期约在4世纪前后。由于资料匮乏,这座殖民城市的规模和面貌都难以推测。对这座城市的发掘只进行了局部,发现过剧场的废墟,发现过举行战车竞赛与赛马的竞技场。难以绘制这座城市的全貌,克劳德·戈尔万就选取了城市中的一个场景描摹——塞提夫的战车竞技场竞赛。绘图中,几匹烈马围绕着竞技场你追我赶,战马上的勇士扬鞭呐喊,观众同样热情高涨,振臂高呼。想来这处竞技场确实曾经有过这般热闹喧嚣的场景印记在历史中。
  比起那些留下浓墨重彩的历史名城,作者绘制这些无名小城和地区的精心程度丝毫不减。作者通过叙述后者平常而不失波澜的生活,给人们提供了另一个观察历史的角度。

© 2019 江苏旅游资讯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4058692号-1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