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民国南京人更爱吃板鸭 明清时是进贡皇帝的“贡_名古屋旅游攻略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14:41:24

“大脚仙,咸板鸭,玄色缎子琉璃塔。”南京地区曾流传过这样一首民谣。其中,“大脚仙”就是大脚女人,当时人们把南京相貌俊俏而不缠足的女仆称为“大脚仙”。而玄色缎子则是指云锦,琉璃塔自然就是指大名鼎鼎的大报恩寺塔。“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一提到江南佛寺,总会想起杜牧这句唐诗。香烟缭绕、梵刹林立,古都金陵可谓佛脉悠远,但即便在六朝时期,也还真没有四百八十座那么多。因为早在清末,就有个爱较真的学者考证出南朝的南京城共有226座寺庙。 今天记者介绍的传世名著,是清末民初父子两代人的力著——《金陵琐志九种》,书中就详细描写了南京咸板鸭享誉全国的历史。南京文坛父子陈作霖、陈诒绂共同著述成一家之言的佳话至今仍在流传。

有记载,当时陈作霖历时5月,将此书稿重新考订,改名为《南朝佛寺志》,正式出版问世。其上卷记东吴、东晋、刘宋三代,下卷录萧齐、梁、陈三代,共收南朝六代100多年间金陵佛寺226所。书中,陈作霖先生特别注明:“此书稿为上元孙文川所蒐采,索之于贵池刘聚卿处。”

然而,按刘世珩原先的意思,本希望协助陈作霖考订刊印此书,但陈作霖却先行独自刊印。刘世珩对此不无抱憾,于是把《金陵六朝古寺考》重新编辑,修订为6卷的《南朝寺考》并出版。

《金陵六朝古寺考》记六朝佛寺224座。陈作霖《南朝佛寺志》增加了2座,即陈朝的义和寺与四无畏寺,共226座。而《南朝寺考》则由刘世珩增补了齐代的齐福寺,达到227座。

仿照《水经注》, 写出清凉山的风土人情

陈作霖家族也把治学的家风沿袭下来,子孙后代中不少人从事历史研究。比如陈作霖的孙子陈祖同是江苏省志的编纂者之一,记录陈作霖口述,整理、出版《可园备忘录》,而陈作霖的重孙、已经去世的陈鸣钟也是史学家,曾任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

其中更为突出的是,陈作霖之子陈诒绂,他写出了《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金陵园墅志》,后来和其父的《金陵琐志五种》以及勾稽的《南朝佛寺志》,一起归纳为九种,变为《金陵琐志九种》,由南京出版社出版。

其中,《石城山志》书成于1917年左右。石城山又名石头山,即今南京城西之清凉山。石城山自古与钟山齐名,“钟山龙盘,石头虎踞”。石城山西接明城墙,历史文化底蕴丰厚。书以石城山为中心,分山北路、山南路、山东路三个部分,山北路至北城狮子山段城墙而至,山南路至新街口而至,山东路至干河沿而至,西面以明城墙为界。陈诒绂仿照中国记录河流最有名的《水经注》一书的体例,详细叙述了这一区域的名胜古迹和风土人情。

而想了解南京历代所见的著名园墅,共分3卷、计180页的《金陵园墅志》也是一网打尽。如:愚园、随园、鼓楼公园、五洲公园、莫愁湖公园外,还有不为人所熟知的园墅。可以说南京历史上的园墅,都网罗其中。不仅有南京城内的园墅,还有城外的园墅。如:淳溪西陇的杨氏园;江宁汤山的陶庐;上新河的三山二水之堂、牛首山的天阙山房等等。此外,袁枚的《随园记》、《随园后记》等历代金陵园墅游记,以及王安石《江宁府园示元度诗》、龚贤《半亩园诗》等各朝有关金陵园墅的诗歌,也都收录在书中。

《金陵园墅志》早已成为研究南京园墅兴废、了解南京历史的重要文献。陈诒绂甚至在《金陵园墅志》描摹过他的宅子可园的样子,建筑及景点有二十多处,如养和轩、望蒋墩、延清亭、蔬香圃、棠芬书屋、瑞华馆、凝晖室等。随着岁月流逝,这些繁华早已无踪。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