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南朝四百八十寺?其实连一半都不到 共226座(图_云南旅游自由行攻略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14:41:20

南朝四百八十寺?其实连一半都不到 共226座(图_云南旅游自由行攻略

陈作霖的《金陵琐志九种》

  “大脚仙,咸板鸭,玄色缎子琉璃塔。”南京地区曾流传过这样一首民谣。其中,“大脚仙”就是大脚女人,当时人们把南京相貌俊俏而不缠足的女仆称为“大脚仙”。而玄色缎子则是指云锦,琉璃塔自然就是指大名鼎鼎的大报恩寺塔。“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一提到江南佛寺,总会想起杜牧这句唐诗。香烟缭绕、梵刹林立,古都金陵可谓佛脉悠远,但即便在六朝时期,也还真没有四百八十座那么多。因为早在清末,就有个爱较真的学者考证出南朝的南京城共有226座寺庙。

  今天记者介绍的传世名著,是清末民初父子两代人的力著——《金陵琐志九种》,书中就详细描写了南京咸板鸭享誉全国的历史。南京文坛父子陈作霖、陈诒绂共同著述成一家之言的佳话至今仍在流传。江南时报记者 黄勇

  “南京梦华录”对今天的名城建设也很有启迪

  文坛父子在中国有很多,但父子俩共同著述成一家之言的佳话,陈作霖、陈诒绂却演绎得最为生动。陈作霖的《凤麓小志》、《东城志略》、《运渎桥道小志》以及其子陈诒绂的《石城山志》等九种书,共同向人们展示了最有南京味的“地域文化”。书中内容涉及南京山川、里巷、街衢、桥梁、寺庙、祠宇、园林的变迁、手工业的发展以及风土人情的变化,是研究南京历史和地名的重要乡邦文献。

  陈作霖以毕生精力搜集、整理、编纂、出版南京地方文献,曾四入官办志局,手眼俱高;著作数十种,多经实地踏勘寻访,信而有征。1918年,陈作霖还以81岁高龄,出任江苏省通志馆总纂,直至1920年去世,为南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历史财富。陈诒绂也是幼承庭训,治学严谨,后来子承父业,成为近代南京著名史志专家。

  其实细究起来,所谓的“九种”,父亲陈作霖撰写了《运渎桥道小志》《凤麓小志》《东城志略》《金陵物产风土志》《炳烛里谈》,陈诒绂则撰写《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金陵园墅志》。还有一种《南朝佛寺志》则是陈作霖通过记载六朝佛寺的书勾稽而成,甚至还有段版权的“小插曲”。

  南京著名文史学者、作家薛冰是《金陵琐志九种》的推荐人。在他看来,书中除《南朝佛寺志》系勾稽考证六朝佛寺者,其余八种则以清道光以降至抗战前夕著者亲历见闻,对南京街市沿革、经济发展、风俗变迁、园墅兴衰以至前贤轶事、风物名产作切实写照,且追源溯流,纲目明晰,文字生动。“今天读来,只要融会贯通,对南京古都文化还是能有多方位的客观了解的,对今天的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其实也很有启迪。”

  位于南京朝天宫街道的市民文体中心二楼,是个史志馆,取名“可园”,正是用了陈作霖睌年生活的金陵名园——可园二字。这里摆放着陈作霖所著的《金陵通纪》《金陵通传》《金陵琐志五种》地方志书籍,而桌面上、墙壁上也贴着各种关于陈作霖的介绍。

  可园就位于安品街21号,历史上的可园是一个大宅子,有养和轩、望蒋墩等景点二十多处。不过如今随着老城南的落寞,这里如今已经很是破旧。

  民国,南京人更爱吃的是板鸭

  到了南京,提到盐水鸭,有的人会流口水。南京著名学者薛冰说,明、清两代,南京板鸭曾经是进贡皇帝的“贡鸭”。到了当代,南京人依旧爱吃鸭子不假,但如今人们几乎都不吃板鸭,而爱吃盐水鸭。不过在民国时候,板鸭才是最受欢迎的。陈作霖在《金陵物产风土志》中,大谈过南京人的“吃鸭经”:“鸭非金陵所产也,率于邵泊、高邮间取之。么凫穉鹜,千百成群,渡江而南,阑池塘以蓄之,约以十旬,肥美可食。杀而去其毛,生鬻诸市,谓之水晶鸭。叉火炙皮,红而不焦,谓之烤鸭。涂酱于肤,煮使味透,谓之酱鸭。而皆不及盐水鸭之为上品也,淡而旨,肥而不浓。至冬则盐渍日久,呼为板鸭,远方人喜购之,以为馈献。”

  薛冰认为,那个时候,到了冬天,鸭子全靠饲料喂养,养着它成本又太高,所以制成板鸭,恰好又便于远销。“现在盐水鸭的真空包装保险问题解决了,板鸭也就几乎退出了市场。”

  薛冰回忆,南京直到20世纪50年代,还有板鸭的副产品烧鸭汤,大些的鸭子店里有的卖,很便宜,几分钱就可以端一小锅回家。南京人喜欢用这鸭汤煨萝卜,成为了一味家常菜。“现在饭店里的老鸭汤是看不到萝卜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