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你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地图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12:06:27

原标题:你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地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方志遗产研学(ID:findingheritage),文章首发时间:2021年4月2日,作者:郭净,原文标题:《郭净 | 去远方:自己的地图》,头图来自:郭净

没有自己的地图,你只能在别人的土地上旅行

你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地图

2003年外转卡瓦格博,途经说拉山口   

摄影_此里卓玛

让我来说一件有趣的事。

那几年我在卡瓦格博(外人叫梅里雪山)地区做调查,有一次住在冰川脚下的明永村。旅游发达起来,村里一个退伍的藏族小伙子准备开家“穷来客栈”,请我写个招牌。写起兴趣,我又自告奋勇要为他画幅神山导游图。在村长大扎西的指导下,凭这些年在这一带转悠的经验,一个小时左右就把地图画好了。之后我回了昆明。

我笔记本上的卡瓦博格导游图草图,左下角背着包的小人儿就是在下本人

我笔记本上的卡瓦博格导游图草图,左下角背着包的小人儿就是在下本人

几个月后再到德钦,见宾馆餐馆到处挂着卡瓦格博旅游路线图,大同小异,怎么看怎么像留在穷来客栈的那张作品。因为当时和大扎西讨论到各景点的路程,都是按步行的时间估算的,后来发现与实际里程有误。这些复制品却不加考证,全盘照抄,被我看出破绽。在县城街上探察不久,果然发现那张原作堂而皇之地挂在一家装潢店墙上,说是从明永借来的。

我没有打版权官司,反而任它流传。按照某个有名的理论,一种微小的搅动,会引发巨大的结果。可以预料,这张有趣的地图会被游客、饭店甚至有关部门copy(本单位的同事去那里考察,拍了它的照片拿给我看,以为是村民的民间创作),小则影响人们对一座山的认识,大则影响一个地区的旅游进程,乃至影响“香格里拉”这个流传世界的概念,影响……欧!别在这里灌水,要不把你踢出去!

卡瓦博格明永冰川下的旅游导览图

卡瓦博格明永冰川下的旅游导览图

就像大多数仿作一样,卡瓦格博导游图的copy们都漏了一个细节:左下角一个背背包的小人。不好意思,他就是在下本人。仿制事件发生以后,所有的仿制品都汇入了公共意识的主流。只有原作(以及本人笔记本上的草图)保留了这个小小的形象,因此得以区别于车站和书店出售的政区图、等高线图、交通图、旅游图、GIS地图、卫星地图等等,而依然属于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它展示了我在卡瓦格博走过的每个地点和路线,为我划出一条个人地理空间的边界。

它是属于一个人的地图。

2003年画的卡瓦格博外转地图,是根据十天外转的纪录制作的

2003年画的卡瓦格博外转地图,是根据十天外转的纪录制作的

对地图的兴趣开始于好多年以前。我上的是师范大学的史地系(就是历史地理系),记得曾买到一本外国出的《钱伯斯世界历史地图》,彩色印刷。从上面可以找到亚历山大东征的路线,欧洲从中世纪到近代版图的变化,日本幕府时期各诸侯的对抗与联盟。

我对这种把历史知识空间化的方式非常着迷,便根据上课的进度,将相关的地图一幅一幅copy到大笔记本上。甚至自制了一套云南历史政区演变图。那时不时兴转系,所以我没有当成地理学家。

你需要一张属于自己的地图

2010年画的青海年保玉则神山北边牧区(果洛久治县)和南边农区(四川阿坝县)的手绘图

然而,空间认知的本能潜藏在每个人的身体中。即使没有学过绘图,我们也在运用自己的行为,在城市的街道网络里勾画个人生活的轨迹。法国的结构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写过一本有名气的书,叫《野性思维》。其中,他用大量的调查资料论证一个观点:各个地区的民族都有自成体系的空间认知模式,他们借助的并非抽象的现代地理概念,而是每个人在他熟悉的环境里走路、采集、追捕猎物的具体经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