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朔方》新年首刊出版头条推出扬州作家《沐浴_大嵛山岛旅游攻略

作者: 江苏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3日 15:02:27

  本报讯 黄河涛声远,朔方文脉长。在遥远的宁夏,一份省级的文学刊物《朔方》迎来了第601期。对于任何一本刊物来说,创刊60年,一定是值得骄傲的资历。本期杂志的头条短篇小说,刊发了扬州高邮作家王树兴的《沐浴》。

  阅读这篇小说,高邮的读者只能感叹一句:“实在太熟悉了”。文中对于老浴室的描写,“气圆水熟”的形制,还有“大饺子”,甚至恐怕只有高邮人才明白的“红灯笼”“夏威夷”等,都是一幅高邮市民日常生活的画卷。我们似乎稍一顿身,就能走进小说,成为小说中的人物。

  千里之外的宁夏文学刊物《朔方》,如何相中这篇小说,并给予了如此重要的位置?当然,这很自然解答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文学是不分地域的,宁夏或许没有高邮的小浴室、大饺子,但是宁夏的读者,一定会读懂小说中的父子情,思乡情。这是一种连绵不断的情感,在王树兴的小说中,如此细腻,如此传神,足以让这篇浸透了高邮味道的小说,能够香飘千里。

  为何写《沐浴》?作者说——

  “故事发生在我和父亲之间

  这些年来,我特别希望和杖朝之年的父亲有一场郑重其事的对话,尽管知道要深刻几乎是不可能的。

  工匠父亲设计了我的人生,只读过半年私塾的他认为小学文化足够,全不容少年的我质疑和反抗。我直到二十岁以后才有反抗的能力和可能,重新读书,一点点地改变自己。2002年我下岗,他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至于我以后北漂,做出版,专业写作,他根本搞不清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几百万字的作品父亲没有看过一段,大概谁也不信,真的。

  父亲让我14岁时进工厂学手艺,现在看来,怎么说也是重大错误,可他从不认为。到现在还仍然说,我要不到北京也挺好的,在高邮敲白铁也能敲个四五千月工资。

  总觉得,这样的父亲对我是欠交代的。无需他道歉,只需说明,以此作为我人生的备注。可就是没有。我的小说《沐浴》里有一大半是真的,故事发生在我和父亲之间,我写作时换了人称,虚构了某些情节。

  作品里有这么一段:

  “自己并不真正了解父亲,很多年里自己在心里面拒绝接近父亲,不愿意去深想他。在社会上他绝对不是这样,对于打交道的,共事的人,都要尽可能地去了解。对爱人,他甚至想走进她的内心。唯独父亲,像是一堵高墙立在他面前,他不敢碰,也没有能力攀爬过这堵墙。”

  小说主人公程放畏惧家乡的冬寒,十分怀念儿时泡澡堂子的温暖。他寻找这种感觉,意外地发现处处给他带来温暖的父亲竟是他心理上一直抵御的。父子之间相互都有的担心落在一点上的时候,他们释然,他们彼此走进了对方的内心。

  我是一个虚构型的作者,以往作品里非虚构的成分非常少,也从没有写过自己生活。这次写作,让我知道了父亲的爱,他强迫我做的选择也是为了对我好,鉴于时代背景,鉴于他的文化水平,只能这样。再也无需父亲解释什么。

  写下上面文字,我意识到接下来的短篇《传家宝》是演绎了我和父亲的将来。我替换了这个作品主人公的名字,都让他叫程放,让它成为《沐浴》的续篇。

  远方的父亲晚安。”(王鑫)

热门标签